B站破圈的2020:高亏损的窘境与华尔街的期待

 

 2020 年,中国的视频赛道上演了“冰火两重天”。

  一边是传闻许久的爱奇艺“被出售”,但迟迟未有着落;另一边是字节跳动大力扶持西瓜视频,希望能在长视频领域跑出一个新的抖音。但今年在视频赛道上,真正被众人视为“搅动风云”的平台,其实是原本处于二次元小众赛道的B站。

  从今年的新年晚会开始,B站就以一种“山呼海啸”的方式,掀开了自己在 2020 年破圈战略的大幕。在青年节以《后浪》引发了全民讨论的热潮,随后推出《说唱新世代》和《风犬少年的天空》再度引爆网络……那个曾寄托了众多新生代“宅之梦”的B站,华丽地转型成了一个阳光青年的形象。

  B 站破圈,已成为业内的年度热词。当我们回望这个以小众文化崛起而今突破圈层的企业,不难发现,它的生长轨迹不仅勾勒出中国互联网发展浪潮的曲折,同时也代表着互联网企业在面临新生代的人群时,要如何平衡不同圈层的文化冲撞、精神寄托与企业本身的商业追求?

  这是任何企业都无法回避的难题,B站也概莫能外。

  1

  小破站不挣钱

  2020 年,B站之所以要“破圈”,原因就在于以往把自己的用户局限在二次元受众,营收和用户增长都逐渐见顶了,急需要想办法扩充经营的底蕴和基础。

  一年将尽,我们从用户数据上来看,B站今年的破圈战略是取得了巨大成功的,这也得到了整个资本市场的认可。

  2020 年三季度财报显示,B站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达到了 1.97 亿,同比上涨 54%,其中移动端月活达到 1.83 亿,同比上涨 61%。从横向对比可以看出,三季度月活跃用户数环比增长 14.92%,月活跃手机用户数环比增长 20.01%。

  这些数字表明,B站已完成年初制定的“1.8 亿用户”的目标。

  B 站董事长兼 CEO 陈睿在 2020 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表示:“我们用户平均年龄仍然是在 21 岁左右,新增用户平均年龄是在 20 岁左右,而且新增用户大部分来自三四线城市。”这意味着破圈带来的新增用户仍以年轻人居多。

  虽然B站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强劲,但陈睿认为用户的活跃度比用户年龄更有价值。“今年 8 月,B站单月活跃用户突破 2 亿,创下历史新高。”在 2020 年 Q3,B站总净营收 32.2 亿,同比增长 74%,这个史上最大增速的收入也为陈睿的看法提供佐证。

  毫无疑问,“破圈战略”为B站带来了新用户的快速增长,获取了更多的流量和收入,但B站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最新的财报显示,B站第三季度营销费用高达 11.9 亿元,同比增长 227%;调整后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Non-GAAP)净亏损为 9.9 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的 3.431 亿元,扩大近两倍,创下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不难看出,在B站的营收屡创新高的同时,成本也随之攀升至最高点。

  难怪有投资人调侃说,“小破站什么都好,就是不挣钱”,这是因为截至目前 8 个季度,B站的利润都是负值。

  此外,在 2020 年的前三个季度,B站一改以往营销费用占比不超过 20% 的惯例,第一、第二季度,B站的营销费用占总收入的比例都是 33%,第三季度达到了 38%。

  同样在营业的收入和成本比例上,B站今年的占比也是相当的高。第一、第二、第三季度,基本上每个季度B站的营业成本和营业收入之间的比例都维持在 77% 左右,上下浮动不超过一个百分点。

  当然,由于这些比例“太过整齐”,使得海外投行分析师在阅读财报时,对这些数字存有疑虑,也等着年报出来以后对这些数字进行二次的校对,毕竟太巧合的数字总有一些财务上认定的风险。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