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石油秩序,正在走向崩溃

全球石油秩序,正在走向崩溃

在经历了艰难的谈判后,12月4日凌晨,OPEC(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OPEC)与OPEC+的部长级会议结束。


会议决定,从明年1月起,成员国将每日减产770万桶,改为每日减产720万桶,相当于让每个成员国每日多生产50万桶。


这次会议一开始,就传出不满的声音,有的国家希望能在油价上升前就开始石油开采,以做储备;有的国家则坚持必须减产,否则油价在未来就托不住了。


虽说成员国最后还是达成了协议,但这次会议也让OPEC的危机再次暴露出来:以稳定油价、协调成员国利益为目的而诞生的OPEC,如果没法实现目标,岂不名存实亡?



 截止2020年的13个OPEC成员国,主要有沙特阿拉伯、委内瑞拉、阿联酋、伊朗、伊拉克、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等。图片来源:OPEC


尽管在11月初,由于辉瑞等几家公司陆续公布疫苗的研究成果,油价一度回升;但到了11月底(据半岛电视台的报道),由于欧洲和美国再次出现感染人数激增和部分封锁,油价又跌破44美元一桶。



布兰特原油价格(Brent Crude)从2000年到2020年的趋势,目前,想要让原油价格回到40美元每桶已成难题。图片来源:BBC news


《外交政策 》(Foreign Policy)上个月发表的一篇文章《OPEC终结了吗?》(Is OPEC Over?)甚至写到,OPEC应该重新定义自己的角色:


“在经历了最初的犹豫和重大误判之后,自4月份以来,OPEC勉强扮演了市场稳定器的角色,以拯救濒临崩溃的石油工业。现在,OPEC俯瞰着需求高峰,能源环境的竞争也比过去激烈得多,OPEC应该放下做寡头的野心,转向发挥压舱石的作用。”


说起来,今年是OPEC成立60年,它能否在未来继续发挥作用,组织本身能否继续存在,都是一个大问号。


一、OPEC与“三国演义”的开端


乍看之下,OPEC的危机主要来自疫情的直接打击:疫情减少了全球经济活动,石油需求大幅减少。


但更深层的原因,来自全球能源格局的变化以及OPEC的自身定位。


整体来说,全球石油的生产牢牢掌握在三大势力手上:


美国,以及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


沙特,以及沙特作为主要成员国的OPEC;


俄罗斯,以及俄罗斯带领的OPEC+;



2018年,世界十大石油生产国,沙特仅次于美国,位列第二。图片来源:Statista


只要我们回顾OPEC60年来走过的路,就会发现,一部全球石油经济史,就是美国、OPEC和俄罗斯进行“三国演义”的历史。


这段历史的前半段,集中在美国和OPEC之间的博弈。


尽管人类发现石油的历史很长,但工业革命后,人类才慢慢了解到石油到底有多重要。


今天,90%的运输能源由石油提供。石油不仅能作为燃油和汽油,还能为塑料、化肥、润滑油、杀虫剂等化学产品提供原料。


直到半个多世纪以前,全球人民的眼中,煤才是最重要的能源,石油的价值并没有得到重视。


而美国,最先发掘了石油的商业利用价值,而且是在19世纪就发掘利用的,这足足领先世界将近100年。


1870年,标准石油(Standard Oil)以责任有限公司的面貌在俄亥俄州建立,其主要股东是著名的约翰·洛克菲勒(John Rockefeller)。


凭借对石油的开采和垄断,标准石油在20世纪初的石油份额占据了全美石油市场的90%。洛克菲勒本人几乎成为历史上的首富,拥有至少4~7倍于比尔·盖茨的财富。


到了1911年,由于受到舆论的攻击,美国最高法院制定了反托拉斯法,并认为洛克菲勒的公司违反了该法,将其拆分为34家公司。


不过,即便这样,分拆后的公司仍然成为石油市场中的主要大公司,如新泽西标准石油、纽约标准石油和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


前两家公司后来合并为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后来演变为雪佛龙(Chevron Corporation)。



20世纪初的漫画,反应了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对美国各领域的影响,当时的舆论常常抨击洛克菲勒的工业帝国。图片来源:Wikipedia


在此期间,无论是福特发明的汽车(1896年),还是莱特兄弟发明的飞机(1903年),都需要石油作为燃料,刺激了石油的需求。


在20世纪初,盘踞在石油领域的除了上述洛克菲勒的三家公司,还有包括壳牌(Royal Dutch Shell Plc)的四家其他公司,这七家公司被称为“七姐妹”(The Seven Sisters)。



“七姐妹”的商标,包括埃克森、美孚、雪佛龙、海湾石油、德士古、BP和壳牌。图片来源:Wikipedia


美国是第一个成为石油生产和消费的巨无霸国家。


也因如此,全球石油开采的技术掌控在美国手上。20世纪后,相继进行石油商业开发的油田大国,无论是委内瑞拉还是中东几个国家,技术都受限于美国,政治上也大多依赖于美国。


比如中东局势带头大哥之一的伊朗,二战后的巴列维王朝不仅在美国支持下推翻当时政府,实行君主独裁,也在美国的技术输出和进口消费下发展以石油为基础的经济。


另一个带头大哥,就是打败阿拉伯半岛其他部落,趁势崛起的沙特阿拉伯王国。建国没几年的沙特,仿佛得到了命运的加持,在波斯湾沿岸发现了大量石油,一夜暴富。



中东地区的石油和天然气分布,图片来源:Zonasin


在伊朗和沙特势成水火之前,两个国家在经济上的共同目标就是应对美国的石油话语权。这也是为什么两个不对付的国家,至今还都是OPEC成员国的历史原因。


面对逐渐崛起的石油大国、政治小国,美国“七姐妹”在1959年和1960年,对中东和委内瑞拉进行了打击:调低油价。


为了应对美国的压力,1960年9月10日,在伊拉克总理的倡议下,伊拉克、伊朗、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委内瑞拉(虽然不是中东国家,却是世界石油储量最高的国家)的代表齐聚巴格达,商讨如何提高本国生产的原油价格,对付“七姐妹”的垄断。


它们需要做的,说穿了,就是拒绝被美国主导的石油市场“牵着鼻子走”。


OPEC由此建立,并本着“协调成员国的石油政策与价格、确保石油市场的稳定”的目标,希望石油输出国能够从自身的优势中获利。



石油储量前十的国家中,除美国、加拿大和俄罗斯,几乎都是OPEC成员国。OPEC的13个成员国,石油产量占全球41.9%,而其储量则有全球79.4%之多。图片来源:Statista


成立后的OPEC,一开始没有想和美国硬碰硬,只是在同盟内做稳定油价的尝试。


但在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赎罪日战争)爆发后,OPEC报复支持以色列的美国和其他欧美发达国家,发出了第一回合攻击:石油禁运。


这次石油禁运,也就是史上的第一次石油危机,OPEC胜。


为了应对石油供给紧张的局面,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成立了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简称IEA),在能源短缺的时候,成员国之间互通有无。



图中可以明显看出,经历了第一次石油危机后,非OPEC国家的石油生产在70年代末期开始反超OPEC,这表明全球在应对OPEC对石油的垄断,并取得了一定效果。图片来源: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 Monthly Energy Review May 2017


可好景不长,1979年,伊朗革命爆发了,国王巴列维跑路到埃及,霍梅尼重返伊朗,成了这个国家政教合一的最高领导人。


随后,伊朗又爆发了“人质危机”,美国和伊朗的关系降到冰点。


更重要的是,霍梅尼输出“伊斯兰革命”,刺激了伊朗和伊拉克的教派恩怨,一个什叶派国家和一个逊尼派国家,爆发了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


一连串的事件,让中东产油大国生产受阻,供给侧不给力,油价随之飙升。


这个回合,尽管不是OPEC主动出击造成的,可事实上造成了第二次石油危机,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再次吃不消,开始经济衰退。


虽然说OPEC因为这次石油危机赚了钱,但也对自身造成了内伤。


一是各个工业国家采取逐步减少对OPEC石油依赖的措施,OPEC的市场份额从1979年的约50%降到了1985年的不到30%。这也使得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更加注重能源储备与安全问题,为后来OPEC地位的动摇埋下了意想不到的隐患。


二是OPEC内部产生了不可逆转的裂缝,那就是伊朗和沙特闹掰了,开始在明面上争夺中东的霸权。



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输出路线,伊朗的地理位置正好掐住了霍尔木兹海峡(黄圈处)的脖子,相当于摁住了沙特阿拉伯的经济命门。图片来源:VOX


美国和OPEC的元气还没有恢复,新的危机又降临了。


两伊战争结束后,伊拉克损失惨重,欠下巨债,其中一个大的债主便是同为OPEC成员国的科威特。伊拉克指责这位同盟没有遵守OPEC的约定,增加石油产量,自己赚得盆满钵满,却损害了伊拉克的利益。


1990年,伊拉克单方面宣称科威特偷自己的石油,在科威特毫无防备之下,萨达姆领导伊拉克,入侵了科威特。


眼见历史又要重演,当时的总统老布什在得到联合国授权的前提下,带领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联军,发起了海湾战争。


美国赢得了胜利,油价虽然在短期内上升,海湾战争也因此被认为引发了第三次石油危机,但在IEA的能源应对和OPEC稳定油价的努力下,油价很快就恢复正常。


这个回合中,美国和OPEC都比较理性,没有为此相互报复,引发全球油价动荡。


“三国演义”的前半段历史,就此结束,而国际能源的格局,在此期间悄然发生变化,与美国、OPEC形成鼎足之势的俄罗斯,开始占据石油生产与输出的重要地位。


二、OPEC+与OPEC++的诞生


千禧年以后,世界经济从1997年的金融危机得到恢复,新兴经济体不断涌现。


比如金砖四国(BRICs)——巴西(Brazil)、俄罗斯(Russia)、印度(India)、中国(China)经济持续增长,对石油需求旺盛。


中国和印度是需求大户,急需进口石油;而俄罗斯本身资源丰富,尽管60%的油田在北极地区,但消费之余,还能大量出口,并且争夺到中国市场,成为中国进口石油的主要国家。





图为美国和中国进口石油的趋势,中国在2000年之后逐步替代美国,成为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但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美国成为出口大国,OPEC面临巨大挑战。图片来源:S&P global


俄罗斯因此登上了与OPEC、美国争夺石油市场的舞台。



1999年开始,俄罗斯的石油生产一直处于上升趋势。图片来源: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 Monthly Energy Review May 2017


与此同时,油价经过90代的剧烈波动之后,在2000~2008年间虽有波动,但一直逐步上升。2008年达到油价高峰后,由于金融危机又迅速下降。



2000-2020年石油价格情况。图片来源:BBC


2000~2008年间的油价能被托住,原因不在OPEC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保价策略,最主要的是经济发展,为油价兜底。


无论是美国、OPEC,还是俄罗斯,都在这段时间赚足了钱。


但在2014年,国际油价暴跌,布伦特原油价格从100美元/桶,跌到57.33美元/桶。


这一年,是OPEC命运的关键转折点。


“革命”,扭转了这一切。


第一个革命,来自美国的页岩气革命,让美国从一个原油进口大国,摇身一变,成为出口大国。


美国从19世纪初就在探索页岩气,两个世纪以来,一直在不断改良技术,开采页岩气作为替代能源。


而在关键的2014年,美国利用水力压裂技术,开采了地球深层的页岩石中的石油,也就是页岩油。美国这个消费大国对石油的需求猛然降低。



美国历史与预测的页岩油气产量。2015年,页岩油与页岩气的产量明显增长。图片来源:Statista


另一个革命,来自乌克兰。2014年,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俄罗斯趁机吞并克里米亚。发达国家立即对俄罗斯进行制裁,为了经济,俄罗斯不得不继续大量出口石油。


这样一来,美国降低了需求,而供给侧这边,OPEC和俄罗斯,一个不减产,一个加大出口,双重夹击下,油价暴跌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这种情况下,OPEC成员国必须考虑减少产量来抬高价格。因为2015年12月4日,OPEC在维也纳召开会议时,已连续18个月超过了石油产量的上限。


因此,在2016年9月,OPEC开始计划减产,最开始是每天减产100万桶,到了2017年则减少至每天180万桶。


但2015~2016年间,油价依然在下跌。


油价冲击下的沙特,又赶上了王位权力斗争。2016年,不满30岁的MBS(默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ad Bin Salman,简称MBS)以副王储的身份担任国防大臣(参见《MBS,翻手为云覆手雨》),之后在2017年正式成为沙特王储。



沙特王储MBS,沙特的实际领导人。图片来源:Al Jazeera


这个做事狠辣残酷的人,频频做出惊世骇俗的举动。


对于饱受油价下跌困扰的OPEC成员国,MBS不仅没有努力拉拢,反而将价格同盟的盟友推得更远。


一方面,MBS以一副不干掉伊朗就誓不罢休的姿态,和伊朗在中东不断发起代理人战争。擦枪走火间,石油生产和供应很难不受到影响。短期内供应不上,就会直接影响收入,这对高度依赖石油的OPEC成员国,完全是致命打击。


另一方面,MBS用强硬的态度,与卡塔尔宣布断交、制裁、关闭贸易,逼得这个OPEC的成员国最后不得不退群。


这边厢得罪了OPEC成员国,另一边厢,沙特又在这个年轻冲动的王储领导下,出了个昏招。既然是“三国演义”嘛,那就应该“联刘抗曹”,沙特拉上俄罗斯,和OPEC一起来共同抗衡美国。


俄罗斯正被制裁得难受,猛然收到沙特送的大礼,岂有不接之理?于是,在2016年,以俄罗斯为首的OPEC+成立。


对于俄罗斯以OPEC+的身份介入OPEC合作,并不是所有OPEC成员国都同意,毕竟俄罗斯是政治大国,搞不好引狼入室,不仅没有稳住油价,反而还削弱了OPEC本身的话语权。


但在沙特的“好意”下,俄罗斯还是加入了。OPEC和OPEC+之间,试图以更加松散的价格同盟来托住油价。最终,双方同意一起减产,并签订协议到2018年底,以此来抵消美国的增产,并稳住油价。


可事实上,2016年,油价跌得更加厉害了,几乎腰斩到25美元/桶,比2014年跌得更加惨烈。


除了前面提到的2014年油价暴跌的原因,2016年的这次暴跌,其实是新兴经济体发展变缓的一个反映——需求再也不能够支撑油价了。


其实,沙特不是不知道,依赖石油是无法长久的。2016年,沙特以MBS的名义发布了《沙特愿景2030》(Vision 2030),希望能够在未来逐渐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发展多元化经济。


在这个愿景下,沙特成功将沙特阿美上市。这家公司的前身是沙特和美国雪佛龙石油公司,由美国提供技术,在沙特进行石油开采。70年代,沙特王室买下美国的股份,成为王室的独家资产。


沙特阿美最奇特的地方在于,沙特整个国家的油田都属于这个公司,开采和出口的权力,都捏在王室手上。这就是沙特王室富得流“油”的根本原因。


上市之后,沙特阿美应当说为沙特王室又赚了不少钱。但沙特与OPEC之间的关系,却越来越紧张。


在卡塔尔之后,厄瓜多尔也宣布退群了。


不仅如此,虽然沙特最先拉俄罗斯入伙OPEC+,但两个国家的关系并不好,最初的结盟也只是为了对付美国而已。


自打疫情以来,全球经济进入寒冬,需求下降,油价过山车般跌宕,沙特和俄罗斯针对减产问题的谈判,或者说OPEC与OPEC+的谈判,更是屡次谈崩。


今年年初,当沙特和俄罗斯的代表再次就减产进行对话后,双方意见不一。


俄罗斯虽然减产,美国却在增产,并占据了更大的市场份额。石油作为俄罗斯的主要出口能源,关系到俄罗斯的经济命脉。


对于选择更多的产量,每桶更低的价格,还是更高的价格,更少的产量,俄罗斯举棋不定。


相比之下,沙特却力主减产,并与美国加强合作。


于是,两国开始了一场石油价格战。


2020年3月6日,沙特报复性增产,当天开采量就增加到1200万桶,石油价格创海湾战争以来最大跌幅。俄罗斯由于相应增产,导致卢布大幅贬值。


两国的价格战一直持续到4月。期间,我们也历史性地见证了美股10天熔断四次的景象,中国和印度也都受到波及。



美股在2020年3月持续大跌,图为标准普尔500指数2020年的趋势图,其中3月22日和3月23日跌到最低。图片来源:INX


沙特和俄罗斯的价格战,最终由美国调停。


而美国的介入,让OPEC和OPEC+之外,产生了OPEC++ 的价格协调形式。


在美国撤军的威胁下,沙特停止石油增产,开始转向收缩。今年4月9日,沙特和俄罗斯都同意减产1000万桶,油价在之后的几个月有所回升。到了7月份,按照OPEC石油市场月度报告(MOMR)的分析,油价基本稳定在40美元一桶。


危机看似平息了,刚结束的部长级会议似乎也谈妥了,但OPEC的未来仍然堪忧。


三、油价能被托住吗?


实际上,OPEC作为一个价格同盟,的确应该调整自身的定位,就像《外交杂志》评论的那样。


毕竟,凡是能影响对OPEC石油需求的因素,都会加大价格同盟的危机。美国的页岩油,俄罗斯的石油,都属于OPEC之外的石油供应,必然会分流石油消费大国对OPEC的需求,让这个价格同盟出现危机。


而且,在谈论OPEC的石油时,不能忽视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油品是有质量差异的。



几个主要国家的油气开采成本对比。图片来源:WSJ


世界各个石油国家中,沙特不仅石油储量高,产量高,而且油质非常好,每桶油的开采甚至不到10美元。


相比下来,石油储量排名第一位的委内瑞拉和排第三位的加拿大,所储存的都是劣质油砂,开采成本极高,委内瑞拉的成本(27.62美元/桶)相当于沙特的三倍,加拿大(41美元/桶)相当于沙特的四倍。


以委内瑞拉为例,其储量87%的石油都是超重质原油,加工难度比沙特的轻质原油更大,成本更高。


当国际油价保持较高水平时,那些买不起轻质原油的消费国家,会选择买委内瑞拉的超重质原油;可一旦价格下跌,就会转向物美价廉的轻质原油。


换句话说,当油价高于40美元时,委内瑞拉和加拿大这样的石油储量大国都能加入市场供应;如果油价一路走低到10美元,只有沙特还能开采,保持竞争优势。


从需求端看,只要需求保持旺盛,就能救价格同盟的命,哪怕这个同盟里有的成员国油品并不好(比如委内瑞拉)。前面也提到,2000年以后,中国、印度因为经济发展,需求大幅增加,就能把全球油价稳在一个相对高的位置,大家都能愉快地挣钱。


反过来,世界经济发展慢,新兴发展国家也不行了,那么需求下滑,价格同盟内部就会打架。


从供给侧看,这就是OPEC成员国要联手的原因,稳定一个合理价格,让各方都能有钱赚。


但就市场竞争的本质而言,价格每跌一段,石油不够优质、开采成本高的生产者就会被淘汰。


在实际的操作中,油价状况越不好,开采成本低的生产者总想自己单干,用自己的产量把其他人赶出市场,这就是沙特经常冲动,要自己加大产量的经济原因。


另外,价格波动,尤其是价格特别低的时候,一些本就不稳定的石油国家容易出内乱,委内瑞拉就是一个典型(参见《委内瑞拉已成人间炼狱》)。


2014年,油价暴跌后,一半GDP靠石油出口的委内瑞拉爆发经济危机,恶性通货膨胀让货币成了废纸,普通民众一夜之间成为“百万负翁”。



2016年,以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叠成的花篮等工艺品。图片来源:VOX


经济危机让委内瑞拉长久以来的社会矛盾急剧激化,民众再也忍受不了马杜罗的独裁,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委内瑞拉也因此出现了一个国家,两个总统的宪法危机。


这是石油的力量,也是石油的“诅咒”。


回顾石油经济“三国演义”的历史,撇开地缘政治因素,沙特和OPEC在这60年来,几乎都在吃老本,没有做出实质性的能源革命和产业转型。


所以,来自需求的波动,最能影响OPEC这类价格同盟的命运。只有那些不断创新、探索的国家,才会始终成为全球石油秩序,乃至全球文明秩序的制定者。


OPEC,终将会过时。


参考资料:

Is OPEC Over?After 60 years, the organization is struggling to weather the pandemic and peak oil—but there is a way forward. Foreign Policy, 2020.

The Oil Collapse:A Pandemic and a Price War Have Together Brought Energy Markets to a Crisis. Foreign Affairs, 2020.OPEC Fast Facts. CNN, 2020.

OPEC unveils plan to slash production after coronavirus slams oil prices. CNN Business, 2020.

Oil rally fades as COVID spikes crush hopes for vaccine quick fix. Aljazeera news, 2020.

Venezuela, que fue una potencia petrolera, llega al fin de una era. The New York Times,2020.

OPEC and Russia May Ease Oil Production Cuts. The New York Times, 2020.

OPEC and Russia Are Likely to Extend Oil Production Cuts. The New York Times, 2020.

OPEC+ meeting Tuesday will seek to agree on extended production cuts. Yahoo Finance,2020.

U.S. Solar and Wind Power by the Numbers. S&P Global, 2020.

New Decade, New OPEC Oil Curbs.Same Mixed Results. Bloomberg, 2020.

Shell takes $22bn hit over low oil prices. BBC news, 2020.


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