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重启,能解腾讯三驾马车粮荒?

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曾在 1 月 7 日发布这样一条微博:#你最希望哪部剧出续集#庆余年。如今《庆余年2》正式官宣立项,不少人来到这条微博下评论:余年已至。

  2020 年 10 月 19 日,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联合举办年度发布会,会上传出《庆余年2》立项的消息,立刻引发了网民热议。微博上《庆余年2》相关话题一度冲上热榜首位,话题阅读量达到 8 亿次,能看出网友对《庆余年2》的期待。

  这部改编自猫腻同名小说的影视剧,自 2019 年底上映以来,热度一直居高不下。为了凸显重视,腾讯影业宣布以「五年三季」的模式进行影视剧开发。某种程度上,《庆余年》的成功扭转了「IP 失灵论」。对于阅文集团而言,《庆余年》也成为其版权变现道路上的一个范本。

  01 余年已至

  《庆余年》有多火,在云合数据公布的《2020 年第一季度各平台会员内容正片有效播放》榜单中,《庆余年》分别位列腾讯和爱奇艺平台的第二、第三名,两大平台的有效播放量达 42.15 亿次。巅峰时期,《庆余年》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达到 51.01%。

  2019 年 12 月 2 日晚间,多名网友表示腾讯视频无法播放《庆余年》,在点击播放时显示“视频加载失败,请稍后再试”的字样。随后腾讯视频官方微博发表致歉声明,称「会员播放扩容,已经恢复正常。给各位看官带来不便,小鹅在这里赔不是。请各位随小鹅入范府,继续小范大人的开挂人生。」

  出现该提示一般意味着视频网站的服务器出现崩溃,平台在线用户过多时,服务器会负荷不了。也就是说,《庆余年》几乎凭借一己之力,使腾讯视频平台发生故障。

  除了量级上的火爆,《庆余年》在风评上也取得不错的成绩,一贯对网剧挑剔的豆瓣也给出 8.0 的高分。


  第一季有多火热,第二季就有多撩人心弦。

  早在《庆余年》第一季大结局之前,关于第二季的讨论就已经铺天盖地,在知乎上「《庆余年》什么时候拍第二季?」的问题浏览量已达到 400 万,微博相关话题下也有不少讨论。

  除了关心第二季开机时间,最受粉丝争议的还属第二季是否能凑齐原班人马。这次《庆余年2》正式立项的消息能引起这么大的轰动,跟官方以「原班人马回归」为宣传点有一定关系。

  在影视综艺这一领域,粉丝对「原班人马」十分看重。在《爱情公寓》电影版、《盗墓笔记》,甚至是在综艺《极限挑战》上,都曾出现因无法凑齐原班人马,粉丝在社交平台上表示不满的现象。

  造成这种现象有很多原因,对于观众而言,好的作品能让其沉浸其中,继而把演员完全带入到角色身上,而更换演员就意味着观众需要重新适应角色。除此之外,原班人马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作品质量不会出现大幅度下降。

  在这次《庆余年2》宣布原班人马回归后,伴随而来的争议就是关于第一季女主角李沁缺席的讨论,虽然现在没有明确的消息证实此事,李沁本人也没有回复,但不少人对此表示:“如果没有鸡腿姑娘(第一季女主角剧中昵称),就弃剧。”


  除了「女主角缺席」风波,《庆余年2》还需要解决盗播问题。

  此前在 2019 年 12 月 19 日晚上 11 点左右,《庆余年》出现全集资源泄露事故,随后引发网友狂欢,在各平台上演了一幕求资源现象。此次盗播之后,尽管视频平台和《庆余年》官方尽力补救,但剧集片源早已充斥各大盗版网站,12426 版权监测中心数据显示,《庆余年》侵权链接近 4 万条,盗版播放预计达到 5 亿次,面对网络上海量的盗版资源,这次补救显得鞭长莫及。

  直到现在,关于片源流出的源头也没有盖棺定论。但无论如何,此次盗播损害了《庆余年》幕后制作链条的利益,如果不能杜绝,《庆余年2》仍有遭遇盗播的可能。

  02 从野蛮到理性

  《庆余年》的火爆程度,一定程度上扭转了「IP 失灵论」。

  2015 年被视作 IP 元年,看到《古剑奇谭》(2014 年)、《花千骨》(2015)、《老九门》(2016 年)爆火,引发全民追剧热潮,资本纷纷投身 IP 改编影视的道路,网络作品改编成为业内风向标。但从 2016 年开始,资本却发现大 IP 慢慢失灵了。拿在 2016 年上映的《幻城》、《九州天空城》来说,不仅在收视不及预期,口碑也不尽人意,《幻城》豆瓣评分仅 3.5 分。

  而到了 2018 年,市场上越来越多的「大 IP+ 流量明星」剧集反响平平,不论在口碑还是播放数据上离预期都相差甚远。雪上加霜的是,尽管行业三缄其口,但影视圈确实迎来了资本寒冬。最直观的现象,2018 年横店的剧组从往常四五十个下降到十个左右。不少媒体把症结归咎于「崔永元事件」,但「崔永元事件」充其量只起到催化作用,更深层的原因在于资本不再看好影视市场。

  回到 IP 改编上,尽管当年大环境不佳,但仍然出现了无大 IP 加持下《延禧攻略》的风靡。这让「大 IP+ 流量明星=爆款」的公式再次遭到质疑,「IP 失灵论」成为市场默认的观点。


  到了 2019 年,先是暑期档《陈情令》、《全职高手》、《长安十二时辰》等「大 IP」剧火热,年末的上映的《从前有座灵剑山》、《庆余年》、《鹤唳华亭》也再次唤醒市场对 IP 改编的重视。《庆余年》更是成为当年的爆款。自此,IP 失灵的论调才开始被扭转,而「大 IP+ 流量明星」也逐渐变为「大 IP+ 实力团队」。

  可以说,IP 改编从 2014~2016 年野蛮生长,到 2017~2018 年逐渐降温,再从 2019 年到现在趋于理性,都是从业者在市场中摸爬滚打得出的经验。


  对于「IP 失灵论」,原阅文集团 CEO 吴文辉对此解释道,“版权运营对整个中国市场而言都是一个比较新的领域和方向,下游产业也不够成熟,不太适合急于求成。”

  但无论如何,自《庆余年》之后,市面上的 IP 改编作品确实有所改善。

  在 2020 年上半年,全网上新的 IP 作品超过 85 部,与去年同期相比,IP 作品数量增加约 25 部。在 IP 改编作品口碑上,2020 上半年共有 48 部 IP 作品豆瓣评分越过及格线,及格率达到 59%,和去年同期约 42% 的及格率相比有所进步。在爆款作品上也有所体现,上半年豆瓣评分破 8 分的剧集达到 5 部,而 2019 年全年破 8 分的 IP 剧集仅有 4 部。


  到了下半年,随着《沉默的真相》、《隐秘的角落》爆火,作家紫金陈的推理小说三部曲已全部被影视化,IP 改编市场依旧火热,从这点也能看出优秀 IP 不缺乏市场。

  需要警惕的是,「IP 失灵论」虽然得到扭转,但不意味着「大 IP+ 实力团队=爆款」公式成立。拿同一时期在播的《谋局》来说,同是由紫金陈作品《高智商犯罪》改编而来,但相比于爆火的《沉默的真相》、《隐秘的角落》,《谋局》并没有取得耀眼的成绩。

  可见,IP 改编虽然没有失灵,但想要摸索出一套适用于行业的爆款公式本就不现实。

  03 三架马车缺粮

  在 10 月 19 日三家年度发布会上,阅文集团 CEO 程武表示,“三家公司(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成为腾讯和阅文深度布局影视业务、强化数字内容业务耦合的‘三驾马车’。”

  想要马车跑得快,自然缺不了粮草,「庆余年」式的成功就是粮草,但想复制这样的成功充满了不确定性。


  在《庆余年》播放期间,借助剧集热度和 IP 联动,原著在阅文旗下的起点读书 APP 的在线阅读人数、单书在线阅读收入增长 50 倍、推荐票达 352 万张,聚集超 200 万粉丝,而这些原著粉丝也反哺到视频平台。

  除此之外,《庆余年》的成功给阅文集团带来更多可能性。在《庆余年》播放期间,阅文股价上涨近 50%。招商证券(国际)发布研报指出,《庆余年》改编剧成 IP 开发分水岭。看好阅文集团在 IP 开发的领导地位以及 IP 改编市场的巨大潜力,维持阅文集团「买入」评级。

  截至目前,阅文集团的市值为 656.19 亿港元,和其在 2017 年赴港上市当天高达 929 亿港元的市值相比有所下滑。今年 4 月 27 日,阅文集团宣布创始人吴文辉在内的核心团队集体离开,由程武担任阅文 CEO。面对市场对阅文集团「IP+ 影视」模式的质疑,程武更需要讲好新故事。

  无论在吴文辉还是程武时期,阅文集团对版权业务的重视越发凸显。

  自 2014 年以来,阅文集团的版权运营营收呈逐渐上升趋势。在 2019 年,阅文集团运营版权及其他收入占到总收入的 55.5%。在线阅读业务增长乏力的背景下,阅文集团对版权运营业务的依赖程度逐渐上升。

  但在 2020 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运营版权及其他收入为 7.6 亿元,同比下降 41.5%,可见在上半年,阅文集团的版权业务存在不小的问题。


  此前备受争议的新丽传媒也得到更多关注,在 2018 年 8 月 13 日被阅文集团以 155 亿元收购后,新丽传媒已经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对赌。在上半年财报中,阅文集团实现总收入 32.6 亿元,同比增长 9.7%。但因新丽传媒 2020 上半年收入未达预期,受到商誉减值的影响,阅文集团净亏损 33.1 亿元。

  对此,阅文集团在 2020 年半年报中解释为,影视行业受到宏观环境的影响,在疫情下影视行业受到了较大冲击,新丽传媒的影视项目整体周期变长、不确定性增加。

  关于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的争论一直存在,但对于拥有丰厚 IP 资源的阅文集团而言,通过整合新丽传媒的影视制作能力,将旗下头部 IP 系统化地改编为电视剧和电影,实现网络文学 IP 改编的长远发展,是阅文集团近些年的重要方向。

  在这次发布会上,三家一口气公布 56 部作品立项,其目的不言而喻。在三驾马车中,对于新丽传媒和阅文集团而言,新丽传媒需要通过更多作品挽救自己「叫好不叫座」的声誉,缓解业绩上的压力。阅文集团需要创造出更多的「庆余年」向资本证明「IP+ 影视」道路的可行性。而对于腾讯影业而言,在今年 4 月接管阅文体系后,需要思考如何将阅文集团与腾讯生态更好的融合。

  因此对于阅文影视、新丽传媒、腾讯影业而言,都需要继续产出像《庆余年》这样口碑和热度双丰收的佳作来向资本展示拳头。但行业本就没有一套通用的爆款公式,三家能否再创「庆余年」式的辉煌尚未可知。


登录注册